□劉峰
  在中央對地方高密度、高強度的巡視中,買官賣官的問題凸顯出來。古往今來,賣官鬻爵就是吏治的一大痼疾。在中國曆史上,公開不公開、合法不合法的官職、爵位買賣由來已久,司空見慣。例如曹操的老爹曹嵩,雖然已經是侯爵了,還覺得不過癮,盯上了正國級高位——三公之一的“太尉”。漢靈帝時太尉一職的掛牌價是1000萬錢,但曹嵩最後花了十倍的價錢才把這個職位搞到手,也就說花了1億錢。有人算了一筆賬,這1億錢相當於現在黃金2.5噸。由此可見,曹老爺子是下了血本了。
  古代賣官鬻爵究竟有多猖狂?我們就以唐中宗李顯時期為例,看一幕“官場現形記”。李顯有個非常寵愛的女兒,叫安樂公主。這個女兒是李顯被廢後,在流放的路上生的,正所謂生於憂患。當時,李顯用自己的衣服將剛剛出生的安樂公主裹了起來,所以這孩子的小名就叫裹兒。安樂公主的出生給了朝不保夕的李顯很大的精神慰藉,所以李顯對她分外溺愛。結果,裹兒被寵壞了。
  安樂公主為了斂財,就走上了賣官這條路,前腳收了錢,後腳就到老爹面前撒嬌發嗲,把官職要到手,錢貨兩清,買賣就算做成了。有安樂公主這個榜樣,李顯的老婆孩子全都熱情高漲、幹勁衝天,皇宮內外的官員們上行下效、各顯神通。當時賣官做到了人人平等,不問出身,賣肉沽酒、販夫走卒,就連佣人都可以買官。人們給這些買來的雜七雜八的官起了個外號,叫“斜封官”,一聽就知道來路不正,撈偏門的。為了滿足供需兩旺的市場需要,朝廷一年要集中授官四次,各種“斜封官”成千上萬。官職不夠怎麼辦?增加副職。比如當時的組織部副部長(吏部侍郎),東京設倆兒,西京也設倆兒,這不就行了嘛。
  當時的“斜封官”一口價——30萬錢。按照一斤黃金值錢百貫(10萬錢),也就是3斤黃金。唐代1斤相當於現在1.3斤多,所以,一個歪門邪道來的官大概要4斤黃金,根據現在的市場行情,大約為人民幣40多萬元。說貴也不貴,要知道,安樂公主一條裙子就要1億錢。曹老爺子要是泉下有知得氣詐屍,一條裙子就能換他的“太尉”。所以,安樂公主是真安樂啊!錢來得容易,所以揮金如土。
  講史者語:從理論上說,官員就是人民公僕,花錢買官自然不是為了做牛做馬。當然,也不排除少數異類,比如漢代的黃霸,買官之後勤政愛民、政績斐然,後來官至丞相,名留青史。這是人家報國無門,才走了邪門歪道。但這隻是個案,更多的人自然是為了投資,將來要加倍收回。不剎住這股歪風邪氣,澄清吏治就是一句空話。
  (原標題:買官賣官之反腐)
創作者介紹

station

guoz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