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金華 路英利
   這座高檔寫字樓的307房間曾是張百信的“辦公”場所。他對伙伴承認挪用1個多億用於網絡賭博。實情還沒完全吐露,同學伙伴已臨崩潰。張百信已是鬼迷心竅,不能自拔,他說咱們乾脆搞網絡賭博業務……
  他年方三十有一,本科畢業,一米八二的個頭,英俊帥氣。在同學眼裡,他是網絡專家,是才氣橫溢的成功人士。在親朋好友圈裡,大家都仰慕他年輕有為,有頭腦,會經營。他叫張百信,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人,家境富裕,與高中女同學結婚後生有一女兒,孩子現已3歲。2009年,張百信就開始做有關網絡的生意。憑著自己的聰明才智,年輕的他錢越賺越多,有了自己的註冊公司——濰坊超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一個偶然機會,張百信接觸到網絡賭博。這是一個國際型的賭博機構,總部在菲律賓,主要賭場在澳門。張百信通過與賭博公司溝通,投資20餘萬元做了這個公司的代理。他說,這20多萬元相當於買了賭博的籌碼,這20萬元人民幣可以換賭博用的100萬元的籌碼,做代理1萬元就能換成5萬元籌碼,如果別人在他的代理下參與賭博,花5萬元從他手裡買籌碼,他實際才花了1萬元,自己凈賺4萬元。
  張百信知道如果違法推廣這一賭博買賣,難度相當大。20多萬元花出去了,推廣籌賭買賣難開展,索性自己先賭起來。於是,張百信慢慢陷入網絡賭博的深淵。
  忽悠同學,投資“生意”
  張百信參與網絡賭博由入門到熟練,由熟練到沉迷。他絞盡腦汁、夜以繼日、廢寢忘食,逐漸乾脆有家不歸,整天泡在賓館租住的房間里,害得年輕妻子也有家不住,帶孩子住進了賓館。
  很快,張百信積攢幾年的家底賭沒了,而他賭癮越來越大。2013年3月初,正在張百信犯愁賭資的時候,張偉君來了。張偉君是個“富二代”,是張百信從小學到高中的同學,兩人關係很鐵。他這次來,主要是想談合伙投資做生意的事。因為3個月前,張百信曾向張偉君借了100萬元,說是網絡生意投資,利潤很高。結果張百信很有誠信,十幾天后還款110萬元。
  張百信說,現在國家正在整頓寬帶市場,他搶抓機遇在重慶電信建了一個網絡出租業務,主要向迅雷、酷六網站提供寬帶,每天的利潤2萬元左右。他讓張偉君投資506萬元保證金,他操作,收入五五分成。
  在張偉君眼裡,張百信儼然就是一個網絡專家,他聰明能幹、誠實守信,於是表態做這個生意。2013年3月25日,張百信和張偉君簽訂合同,合同內容是與重慶電信局協定每天需要的數量,報酬支付,506萬元保證金以及違約處罰等等。重慶電信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楊文。看到如此周密的合同,張偉君對此生意深信不疑。
  先期投資400萬元,兩個月後張偉君沒有收到回款,他正想問,張百信主動找到他說,生意上出了點問題。原先酷六每天一回款,現在每周一回款。原先每天的回款可以作為第二天購買帶寬的費用,現在每周一回款,需要追加資金,如果不追加資金,損耗需從保證金中扣。
  在張百信的解釋下,張偉君又投入200萬元。這次,張偉君很快收到了40萬元回款。7月,張百信催促張偉君先後投款共計5000餘萬元,張偉君也收到500餘萬元回款。
  2013年8月初,張百信約張偉君談業務,說隨著形勢發展,業務增大,需要再找一個有經濟實力的人加盟,否則很難做大做強。迷信老同學的張偉君,雖然對寬帶業務並不懂,但此時已是投入巨資,開弓沒有回頭箭,他毅然決定,拉自己的高中同學王水光入伙。
  王水光也是一個“富二代”,其父親在當地房地產業頗有名。在張偉君的引薦下,王水光來到張百信的辦公室,經過張百信的介紹,王水光認為這是一樁極具誘惑力的生意,竟然首次就投資1037萬元入股濰坊超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巨額投資,生意詭秘。王水光的父親對這個“天上掉餡餅”的生意起了疑心,他提出要到重慶電信實地去看看。
  精心佈局,應對考察
  張百信爽快地答應了合作伙伴的要求,說聯繫一下重慶電信,帶他們一塊過去看看。於是,張百信一個緊張的“佈局準備”開始操作。
  首先,他從網上聯繫了重慶一個專門從事網絡服務器托管服務方面工作的陳姓人,讓其幫著弄一套網絡服務器托管在重慶電信。張百信給這位姓陳的匯去30多萬元,購買機器300台,架設托管在了重慶電信,每台機器上都貼上“濰坊超明網絡”的標簽。他讓姓陳的自稱“嚴強”,是超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在重慶這邊的業務主管。
  緊接著,張百信從網上聯繫了一個重慶租車的人,議定租用一輛別克商務車。同時,讓其幫著聯繫一個人冒充重慶電信公司的楊文主任。
  一切安排妥當,在張百信的帶領下,王水光攜父母,還有張偉君,一行5人到重慶考察帶寬服務器的“業務基地”。飛機到達重慶,機場有高檔車接迎;大酒店預訂的高檔酒菜散髮著盛情;重慶電信大廳里,“楊文主任”親自接見,介紹“業務”情況,張百信配合“楊文主任”,贊揚重慶方面業務做得很到位,發展越來越好。兩人互補言談,天衣無縫。
  第一次考察,雖然投資者不懂這些高科技“業務”,但被張百信的氣派和重慶方面的環境條件打消了疑慮。回去後,張偉君與王水光積極籌措資金,很快,幾千萬元投資又打給張百信。
  這次投資後,回款越來越不及時,張偉君、王水光決定再去重慶一探究竟。
  為應對合作伙伴的“調查”,張百信連夜急調大學同學李用,讓其飛往重慶,冒充重慶電信的業務高管。並讓在重慶工作的表哥接應李用。張百信臨陣傳授業務知識,並再三囑托李用牢記,對考察的人千萬要說出“你們寒亭超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投資幾千萬巨資回款肯定不會少”。
  李用在重慶的高檔賓館里,夜不能眠,越想越覺得這角色難演,謊言太大。半夜,他給張百信打電話說這事他辦不了。同在重慶忙“業務”的張百信急忙到李用房間,勸求無論如何要把這戲演下去。他甚至跪在李用面前,痛哭流涕地讓其幫他渡過這一難關。大學同學的情感促使李用違心地幫同學演出了一場不光彩的“戲”。致使張偉君、王水光第二次重慶“考察”仍沒看出破綻。
  重慶“業務基地”照常運行,張百信的火越玩越大。
  鬼迷心竅,孤註一擲
  騙局更新,謊言繼續。馬年春節期間,張百信告訴張偉君說,他又重拾一部分迅雷業務,很快就能回款,不過新業務開展需要增大投資。
  為了不前功盡棄,張偉君只能咬牙跟進,到處借錢,艱難籌措資金再投入。2014年1月30日,他打給張百信300萬元;2月7日,又投入580萬元。錢越投越多,“回款”卻越來越慢,越來越少。
  王水光家的工地需要資金周轉,他找到張百信說,不管“回款”來沒來,你抓緊先給我120萬元,急用。張百信馬上答應3天內給他120萬元。
  為了這120萬元,張百信絞盡腦汁,召集了4位“鐵哥們”,開著4輛“寶馬”轎車,來到濰坊泉水大酒店。張百信對4位“鐵哥們”說,自己周轉遇到點小麻煩,需要弟兄們幫忙。幫忙的方法是用這4輛寶馬車做抵押,他借貸急用,三五天內錢到位後,寶馬車物歸原主,必有重謝。4位“鐵哥們”大方奉獻愛車。
  同一時間內,張百信已聯繫山東濱州的“業務關係戶”,連夜開走了4輛寶馬轎車。第二天,濱州市的“業務關係戶”很講信用地給張百信的賬戶打過來了115萬元(濱州市的業務關係戶說先扣5萬元費用)。115萬元的寶馬車抵押錢一到,張百信即刻拿出了70萬元押在了網絡賭博上,只給了王水光35萬元臨時應付。他想用70萬元能夠賭賺更多的錢,緩解敗局,結果又一次血本無收。
  面對張百信的態度和種種跡象,合作伙伴開始擔心。他們一起找張百信,要查財務情況。伙伴的這一不信任,捅到了張百信的軟肋,他感到戲演不下去了。他對伙伴們說,實際做帶寬資源業務投入沒那麼多,一部分錢我投入了網絡賭博,大概挪用了1.2個億。
  合作伙伴驚倒了,怎麼會是這樣?!實情還沒完全吐露,同學伙伴已臨崩潰。張百信決定孤註一擲,他說咱們乾脆搞網絡賭博業務,投資買上十幾張網絡桌面,操作好了肯定能賺大錢,很快就能把損失的錢補回來。
  伙伴倆聽著張百信的“再創業規劃”,知道他已是鬼迷心竅,深陷魔窟,不能自拔。
  真相大白,吐露感言
  張百信很快被捕,他說:“警察同志,不是我不配合,是我自己確實記不清了,次數太多了,每次都是幾百萬的借,我真的記不清哪次是多少錢了。我原來做過網絡服務器出租生意,我欺騙張偉君,設了一個在重慶電信局建網絡服務器出租的騙局。除了張偉君,我從王水光那裡前後騙了差不多8500萬元左右。另外,我還分別以我的名義還有家裡人的名義從朋友、親戚那裡一共借了大約2000萬元左右。騙來的大部分錢都投入到賭場里去了,基本上都輸光了。我騙他們的錢就是想通過賭博翻本,結果越陷越深,直到無法輓回的局面。賭博實實在在害了我,也害了他們,真是後悔莫及。”
  張偉君:“我被騙了8100萬元,王水光被騙了8500萬元,一共是1.66億元,但合同是1.58億元,因為我自己的錢有1000萬元,其他的錢都是朋友們的錢和銀行貸款,我要按月付利息。後來我去了重慶電信,詳細探查張百信說的帶寬業務,根本就是沒有的事。那些機器是張百信找人買的二手貨,托管在電信局,哄騙我們。”
  王水光:“我是通過張偉君加入這個事的。幾個月的時間張百信先後以投資帶寬初期註資、追加資金、備用金等名義騙取我的資金8500萬元左右。在這個騙局被我揭穿以後,張百信又以投資賭場、購買網上賭博軟件、代理等名義騙我。最後我讓他還錢他實在沒辦法了,才說錢他全用在網絡賭博上輸了。”
  2014年9月5日,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檢察院對該案審查後依法上呈濰坊市檢察院審查起訴。  (原標題:騙了一個多億全輸光)
創作者介紹

station

guoz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