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西市臨洮縣政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在近日開展文史資料徵集過程中,發現了一套只有兩個火柴盒大小、頁面比身份證還要小的《四書備旨增註詳解》。據初步判定,該書為光緒年間的石印本,距今已有百餘年。
  百年前微型書字字清晰
  這套書配有用硬紙板和深藍色粗布做成的保護匣,匣的正面左上角粘貼有紅色紙條,上書簡化的書名——“四書增註解”。匣內裝有線裝書兩冊,其邊長僅為6.5釐米,寬4.5釐米,厚2釐米(一本厚0.9釐米,一本厚1.1釐米)(見圖)。兩冊書的封面疑為原主人用牛皮紙裱制,第一冊的扉頁正面印有書名《四書備旨增註詳解》,一冊內容是“論語”、“大學”、“中庸”,另一冊是“孟子”、“鄉黨摘要”、“分月試帖”、“臨文要訣”、“抬頭字樣”等。
  據初步判定,該書為光緒年間的石印本,距今已有百餘年。全書紙張是很薄的宣紙,正文152頁,全部為宋體字,最大的字不到兩毫米見方,最小的只有1.2毫米見方,小小的一面紙上竟然印有近千字,而且字字都比較清晰,用肉眼就可以看清。
  微型書原為古代禁書
  臨洮縣政協文史資料和學習委員會主任張曉東說,經他查閱有關史料,確認此書是目前我國已知古籍中版本較獨特、字體較小的石印本,是清朝光緒年間出版,很隱秘地專供當時考生作弊的工具書,在古代實屬禁書。目前,國內發現的這類作弊本有七八種,其中較珍貴的一冊是現藏於南京江南貢院的《五經全註》袖珍本,其長7.5釐米、寬5釐米,每頁540字,共30頁,全書1.6萬字。臨洮發現的《四書備旨增註詳解》比南京江南貢院的“袖珍書”頁面尺寸和文字都更小,頁數多5倍,字數多達8倍,內容更豐富。
  這種微型本最早被古代人劃入“巾箱本”之列。所謂巾箱,是古代書生放頭巾的小箱子。巾箱本演變成作弊書,則有著鮮明的時代背景。明、清時期,科舉超越歷朝歷代,成為朝廷選拔人才的重要途徑。
  為此,書生們不惜採取一切手段,以謀求科考及第。考試作弊自然成為少數應試者採用的手段之一,巾箱本就被考生藏在袖子里用於作弊。雖然清廷採取愈來愈嚴厲的手段進行檢查,對發現的作弊案採取嚴苛的處理,但這些人卻未懸崖勒馬。由於處置嚴格,這類小版本的圖書能夠流傳下來的並不多見,具有歷史研究的價值。據《蘭州晚報》  (原標題:迷你《四書》還沒身份證大)
創作者介紹

station

guoz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